免费客服电话
13581810909
婚姻律师网>子女抚养

林春—胸无文墨却心善志坚

日期:2017-12-13来源:婚姻律师网

原标题:【新会女人】她中年丧夫后努力抚养四个子女,大儿子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,小儿子“拆床夜读”考上大学……

  人物简介:林春,1907年生于新会大泽。普通农妇,胸无文墨却心善志坚。中年丧夫后努力抚养四个子女,且教子有方,两个儿子都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。大儿子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。小儿子“拆床夜读”,最终考上了大学,成为村民口耳相传的励志故事。

  她出生于春天即将来临的日子,一生度过了93个春天,对她来说,活着,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春来春去。

  在她的生命落幕十多年之后,我终于落笔写她的故事了。

  写她之念,萌芽已久。却因某种纠结的心情迟迟无法落笔。就如一位外科医生,面对手术台上的亲人犹豫着迟迟不敢落刀,既怕因落刀太重而误伤了血管,又恐因落刀太轻而留下了病灶。

  今天,我以一种倒序的方式记叙她的故事。

  2000年,她以93岁的高寿离世,按岭南农村的习俗,她的寿终属于“喜丧”,参加葬礼的村民排成了一条长龙。当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念出她的名字,一位中年村妇惊讶地说:“原来二婆是这个名字呀!”也难怪,村里大概只有跟她同辈的人才记得她的名字,后辈们习惯称她为“二姆”或“二婆”。

  这位直至去世也默默无闻的农村妇女,名叫林春,是我亲爱的祖母。

林春—胸无文墨却心善志坚

  “你明明是在冬天出生,应该叫林冬,为什么叫林春呢?”

  “因为冬天离春天很近,我出生后不久就是立春了。”

  这是我和祖母之间的对白,遗落在我童年时代住过的祖屋。祖母慈爱的笑容,伴随着我成长,温暖着我的童年时光。对于祖母的悲惨命运,我懂事之后才渐渐明白。

  祖母使用的枕头,是一个长方形的陶瓷枕。对此,我小时候深感好奇:靠着硬邦邦冷冰冰的陶瓷枕,怎么睡得着呢?而祖母就在空房与冷枕的陪伴下,度过了长达60多年的寡妇岁月。

  祖母是个露喜不露悲的人,其实她心灵上有过许多伤痕,每一处伤痕,都暗藏着一个悲情故事。中年丧夫,也许是她人生中最深最痛的一道伤痕。

  小时候,我曾多次问过祖母,为什么我没有祖父。祖母总是平静地回答:“你的阿公没有福份,所以等不到你们出生就已经死了。”我也问过母亲,母亲的解释亦轻描淡写,听说那一年发生了特別奇怪的事情,村里接连死了三个年轻力壮的男人,其中一个就是我的祖父。祖父的早逝,给年幼的我留下了谜一样的悬念。

  某年清明节,我从祖父的墓地回来,就缠着祖母,追问祖父英年早逝的原因。“我真是不愿提起啊,讲起来就会流一锅眼泪。”这是祖母的开场白。原来,祖父是不慎吃了野生蘑菇而中毒身亡。祖母口述当时的情景:“我怀着七个月的身孕,肚子胀得像鼓一样大,趴在棺材旁边大哭,几个女人用力拉我,想把我扶起来,但扶不起来。换了几个力气大的男人来拉我,还是拉不起来,因为我太重呀!”

 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目睹祖母流泪,懊悔自己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勾起祖母的伤心事,也更加心疼祖母所承受的苦楚与辛酸。此刻,当我再次品味祖母那句“因为我太重呀”,终于顿悟了那个“重”字的內涵:原来,祖母当时的重量,不仅包括自身的体重与腹中胎儿的体重,还有一种悲痛的重量,而悲痛的重量真是无法估量啊!

  祖母经常引用“落地哭三声,好丑命生成”这句俗语,可见她是一个迷信命运的人。她曾经告诉我,她出嫁当天,从花轿上掉了下来,就注定了她后半生的不如意。

  “掉花轿”事件,真是一场悲剧的暗示或不幸的隐喻吗?

  祖母是大泽牛勒村人,当年坐着一辆大红花轿嫁入张村,却在半路上出了“掉花轿”的意外。其实从牛勒村到张村只有十几公里的路程,当花轿经过某村时,送亲的媒人望见不远处有一辆大红花轿正迎面而来。按那个年代的迷信说法,姑娘若出嫁途中偶遇别人的花轿属于“双喜相撞”,是不祥之事,新娘要想赢得吉利,就必须从花轿上站起来显示高过对方。而我的祖母天生善良且性格温婉,她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打击迎面而来的新娘,因此并没有听从媒人的指挥站起来,而是安静地坐着不动。媒人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,强行将她拉起来,她又重新坐下去,两个人互相推拉了几个回合,“咣啷”一声,花轿底部的一块木板掉了下来,可怜的新娘——我的祖母,就这样猝不及防地从花轿上掉了下来。

  祖母嫁入黄家14年之后,突然有一天变成了寡妇。村里一些迷信的老人,自然就会将祖父的猝死与“掉花轿”事件联系在一起,几番窃窃私语之后得出的结论便是,祖母是“克夫”的女人。

  祖父去世后,祖母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与经济压力,耕种着七亩农田,养活着四个未成年的孩子。本来,犁田与耙田都是男人干的粗重农活,祖母却像男人一样承担了所有的重负。农忙时节,她每天未天亮就出门,肩扛一把犁,手牵一头水牛走向田间,犁田与耙田,全是她一个人包干。男人们累了可以坐在田埂上吸几口水烟,趁机休息一下,而她歇息的时间就只有喝几口白开水的短暂时光。村里也曾有热心的男人主动提出帮她耙田,但她顾虑“寡妇门前是非多”,不想连累别人招惹闲言碎语,因此婉拒了别人的好意。

  即使农闲时节,她亦不敢偷闲半日,照样天天出门干活。经常到老女桥附近的砖窑当搬运工,从早到晩担砖头,一天下来,肩头被扁担磨出了血泡,回家用草药敷一下,明天又继续。更艰辛的是当“担娘”,即像扶夫一样挑着担子步行到外地,祖母称之为“走担”。一次,她挑着一副担子从张村出发,走十几公里的蜿蜒山路到鹤山的共和,行至一个山坳,突然下起了暴雨。她走着走着,双脚一滑,人连着担子一起倒下,两箩筐的蚝壳跟随着她滚落山坡,幸好她被一棵松树卡住了,她拼命抓住一条松枝,避免了跌落山脚下的溪流,否则生命难保。

  风调雨顺的岁月,祖母依靠耕种七亩田地的收获以及外出做苦力工的报酬,尚能勉强养家糊口。可是某年遇上了天灾,水稻失收了,度日艰难,家中到了无米煮饭的地步,她被迫拿出了祖传的两只玉镯,卖给了收买佬,换取了两担谷子,以南瓜粥和蕃薯粥将就度日,总算熬过了饥荒之年。

林春—胸无文墨却心善志坚

  祖母一生最感欣慰的事,就是养育了两个优秀的儿子。

  大儿子黄瑞祥也就是我的父亲,13岁就出外当学徒工,努力挣钱供他的弟弟读书直至其大学毕业。他一边打工一边自学会计知识,新中国成立后进入金融行业工作,后来当上了新会农业银行行长,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。

  小儿子黄永明(小名黄光后)也就是我的叔父,自小刻苦读书,每天夜晩拆了床板读书,最终考上了大学,成为村里第一位大学生。他这种“拆床夜读”的行为,已经成为村民口耳相传的励志故事。后来,村民教训读书偷懒的子女,就会这样说:“你看人家黄光后,拆了床板也要读书”。叔父大学毕业后,一直从事水产研究工作,成为工程师,曾任珠江水产研究所副所长。

  因为叔父一直在广州工作,我便成为祖母与叔父之间的纽带,专门代祖母写信给叔父,又将叔父的来信读给祖母听。记得叔父曾在来信中附上他发表于某科普杂志的文章《乌贼捕蟹趣谈》,我将文章朗读给祖母听,尽管她完全听不懂那些关于水产研究的专业术语,但我从她的笑容猜到,那一刻,以儿子为荣的她正充满了自豪。

  “白饭好吃书难读”,这是祖母常说的一句话,她很喜欢用这句话来鼓励我们好好读书。祖母没有机会上过学堂,是个典型的文盲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但这并不影响她做一个明白事理的老实人。

  记得有一年中秋节,生产队里宰了一头老牛,将牛肉分给社员。我见晒谷场上有许多小孩排队领牛肉,也跑过去排队。我报上母亲的名字,就顺利地领到了一份牛肉。我拎着牛肉回家时,见到祖母已经在厨房里熬牛肉萝卜汤,才知道我家的那一份牛肉早已领了。祖母说:“可能是分牛肉的人手忙脚乱出了差错,如果我家领多了一份,就会有一户人家领不到了。我家千万不能占这种便宜啊!”于是,祖母亲自将我领回来的那一份牛肉送回晒谷场。

  祖母虽然不是任何一种宗教的信徒,但她一辈子信仰善良。她的悲悯情怀也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。我家祖屋后门口的门楣上曾经有一大一小的两个鸟窝,有一天,其中的大鸟窝被一位调皮男孩用竹竿捅破了,留下了一处缺口,几只受了惊吓的乳鸟发出微弱的呼声。祖母见状,担心小鸟失去家园,决定亲自修补鸟窝。她用泥土和稻草调和成泥浆,然后爬上木梯,一边小心翼翼地将泥浆涂抹在鸟窝上,一边安慰嗷嗷叫的小鸟:“你们不用害怕哦!你们的妈妈出去找好吃的东西,很快就回家喂你们啦!”

  我在充满重男轻女思想的农村长大,见惯了女孩遭到祖母嫌弃的现象,因此很庆幸自己的祖母不是一位重男轻女的祖母。她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们六姐妹,一直很疼爱我们,悉心照料我们的饮食起居,让我们在她的慈爱中快乐地成长。我记得祖母和邻居聊天时说过一段有趣的话:“女人是一块田地,播种子的是男人,男人播下谷种就只能收割稻谷,男人播下麦种就只能收割小麦……”今天回忆这段话,特别佩服祖母的悟性,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,竟然懂得将生男生女的复杂事情比喻成种谷种麦的单纯耕作,既生动有趣,又通俗易懂。

  祖母去世后,我们几姐妹常聚在一起怀念祖母的音容笑貌,一起追忆和祖母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。祖母顽强的精神,善良的品质,温和的脾气,至今仍在尘世影响着我们。

在线留言

在线留言
*姓名
*电话
留言

您可以根据下列意向,快捷留言